入海鲸

都道岭南应不好,你诗中说好。

【裴雨】蝶恋花(二)

娱乐圈现pa

文笔请多担待

就是这种流水账的形式(?)

ooc感谢观看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和雨师篁的初见是在某场派对上。彼时裴茗又和某位当红小花吵架了,圈里人早已习惯,连哼都懒得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派对上不乏有肤白貌美的女艺人往他身上凑,他心情不好,一个也没理。南宫杰问他:“谈恋爱终于谈厌了?这次什么时候分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摇了摇头,目光落在远处,角落里坐着个女孩,低着头看手机,长发徐徐垂落出温婉的弧度。或许是因为太过专注,竟无人与她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觉得有趣,一直盯着她看。南宫杰发现了,说:“雨师篁,公司新签的演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皱眉:“艺名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就叫雨师篁。”南宫杰喝了口饮料,“她原本的公司倒闭了,boss刚好要拍一部新戏,看中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南宫杰让雨师篁过来,说:“雨师篁,这是裴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雨师篁被叫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。但裴茗她是认识的,这个名字大多数时候都是暧昧不清的,说出来仿佛都能让众人交换个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她看着裴茗,心里感叹着他的英俊,一边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裴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果然收到了两人共同出演《归去来》的消息。南宫杰一点也不意外,对裴   茗说:“她的演技不错,长相虽然没有那么美,但娱乐圈现在就缺这种清水美人。boss已经决心要捧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兴致缺缺: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南宫杰懒得管他:“好好拍戏,别想着撩妹。”裴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:“你们怎么就肯定她能当好女主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她在《折剑》里和你有对手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《折剑》是裴茗的成名作。裴茗一愣,“啧”了一声:“怪不得,我乍一看到她,心里就想起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‘这个妹妹,我曾见过的。’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笑意散漫,说出来的话偏偏缱绻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归去来》讲的是一个将军爱而不得最后战死沙场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在开拍前又看了一遍剧本,雨师篁走过来:“裴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他抬头看一眼差点怔住,匆匆低头,说:“你这个妆容很衬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雨师篁微微一笑:“谢谢。”说罢就坐在裴茗身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时间安静下来。裴茗到底没忍住,又偷偷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是真的很好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心里有些发怵,忙去看剧本,胡乱翻了几页,目光就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阳光明澈如水,这个角度望去,薄薄的红纱隐约透出她柔美的侧影。随着轿子的移动,头上的珠翠玎伶有声,一下一下地触动着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忽然就起了恶作剧之心,轻轻掀开鲜红的喜帕,恰好对上她的眼睛。沉澈如水,明亮如星,浓醉如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一个激灵。心里渐渐生出些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天的戏份结束后,雨师篁对他说再见,回酒店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望着她的背影,抽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缓缓意识到一件事情――他对雨师篁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沉默了一会儿,低声道:“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二见钟情”对他来说,还真是件莫名其妙的事。

FIN

【裴雨】蝶恋花(一)

娱乐圈现pa

文笔请多担待

感谢观看

题目与内容无关

有点乱后面会慢慢理顺的信我

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她穿古装果然很好看啊。


          裴茗盯着那张剧照,里面的雨师篁青衣潇潇,不饰珠翠,眉目寡淡而温和,回眸一笑,像一块璞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裴茗点了“收藏”,犹豫一会又给雨师篁发了消息:“剧照出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雨师篁回得很快: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被噎了一下,他在屏幕上点来点去,又一个字一个字删除,正是纠结的时候,雨师篁又说:“你的那张很好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一愣,他的对话框里,赫然也是这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又问:“下周的庆功宴你去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仍然是近乎冷淡的只言片语,裴茗却忍不住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彼时裴茗在某综艺节目的化妆室,与他一同受邀的南宫杰瞥一眼,说:“裴茗,你现在特别像电视剧里那种沉迷恋爱无法自拔的无脑少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不应他。南宫杰问:“跟你的新女友聊天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。”裴茗像是想起什么,“很快就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宫杰表示不想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今天心情一直都挺好的,直到彩排时看到正在与主持人说话的宣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烈焰红唇,细腰长腿,南宫杰感叹道:“风韵犹存?”裴茗脸色并不好看:“她怎么也在?”南宫杰说:“你们俩以前闹那么大……估计是宣姬那边想拿你们炒作博眼球吧。”裴茗差点就冷笑出来了:“那我还真挺火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些年大大小小的炒作捆绑还少吗?”此时宣姬已经看了过来,南宫杰对她微微一笑,“彩排快开始了,老裴你可别离场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宣姬自我介绍的时候,主持人说:“宣姬小姐几年前好像跟裴先生合作过吧?”镜头立刻聚焦在裴茗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的回答极其公式化:“是的,电影《折剑》中她饰演一个女将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哇哦,裴先生记得很清楚呢,我记得裴先生和宣姬小姐以前也有过一段恋情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话里的暧昧都快怼到裴茗脸上了……裴茗看了一眼镜头,笑着说:“这个啊,杰卿你还记得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突然被cue的 南宫杰:“???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多年的经验使南宫杰面上还是温和的浅笑,糊弄了几句过去。彩排结束后他悄悄和裴茗说:“你都不跟我串下词?虽然是彩排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打断道:“没办法,我也是猝不及防被恶心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以前不是特喜欢这种问题吗?你最近好奇怪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没做声。南宫杰和他一起站在角落里的阴影里,望着台上的女团唱唱跳跳,好半天才说:“因为雨师篁?”不等裴茗回答,他就叹了口气:“裴茗,你这人真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裴茗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宫杰说:“我记得我以前就跟你说了,别招惹人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说:“情不自禁。”他打量着南宫杰:“你这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是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?痛心疾首?”南宫杰被他给气笑了,“又一个女演员被你迷惑,还是自家公司的,万一像以前那些一蹶不振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哪有那么夸张?说不定是夫妻档呢。”裴茗在心里补充:雨师篁才不会是那种女人。而且一蹶不振的应该是他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宫杰突然说:“哦,说起来,雨师篁应该不吃你这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她不会喜欢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对方不应。裴茗便当他是默认了,掏出手机,刚好就是雨师篁的那张古装剧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极浅极浅的笑意,眼神却如有万重山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茗笑了。那股影帝的风流韵味被他拿捏的恰到好处,阴影模糊了他的轮廓,只能听到他自信满满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说会就会,你信吗?”


FIN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'